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零零碎碎地說起】

不知自何時起,總有些許零嘴跟隨在我的左右,無論巧克力、喉糖或者僅僅是塊仙楂糖都好,煩心時來上一口,那甜蜜的滋味,總能使我備感精神,繼續著手方才擱下的事務。

說起喉糖,於疲憊時來上一粒,總能使人立即感到一股清流注入,
漸漸地不知打哪兒來的分支,便同著這股清流同行,先是匯聚成一彎小溪,須臾成了條河流,接下來竟幻化成大江!那江水便這麼持續地拍著、打著,自胸口至丹田,好似被掏空般,取而代之者即為方才那沁人心脾的江水,而我便也這麼放縱其肆意擊打,任其洗滌著。可說也奇怪,不久後這江水便這麼輕輕地走了,恰如來時是那樣輕輕地來,化做大江後,並未投入海的懷抱,而是漸漸地打回原形。大江先是散成了河流,河流再縮成那一彎小溪,小溪流著流著,流成了涓涓細水,這涓涓細水仍繼續前行,可仍持續枯竭著,再也難以滋潤且不說,那股細水散盡時,一併帶走了原先貯於河床下的水份,反倒灼熱起來,使人渾身不對勁。不以真正的清流再度灌溉,便難以平息此股灼熱之氣,喉糖之得失,大抵如此。

如喉糖所引之泉,終將枯竭,乃至於一併帶走河床本體所蓄之水,則仙楂糖所引者,枯竭未之有也,泉水之盛,亦過之矣。說到這仙楂糖,不可不提酸甜之味,否則誠如中秋逢雨、春日無花般,沒了味兒。方入口時,雖覺頗為乾澀,可正是這股酸甜味兒,使得泉水不僅不會枯竭,反是益發流瀉。只可惜這會子抽取出的泉水雖多,滲回地下的泉水卻是濁了許多,仍需以更多泉水稀釋。事實上,不過是繞的圈子大了點兒,最終仍得以真正之清流補給,以解乾旱。唯暫解旱象之效,乃喉糖所不及也,終亦過之矣。

比起喉糖與仙楂糖,我偏愛巧克力些,這巧克力,原先並非是甜的,真正純的巧克力,是苦澀且不帶甜香的。只不過市售的巧克力,多半混了不少糖、香料色素以及人工改良劑,這才造就了它的入口即化、各式香氣與極濃的甜味。人工巧克力初嚐味道極好,可久而久之便覺乏味,更甚者感到反胃。唯平日裡以此款為多,純巧克力並不常見,將就著些,掃除疲憊的效果也是不錯的。

在這許多樣零食中,仍以黑巧克力最得我心。黑巧克力雖入口苦澀,卻似盞好茶般,先苦,後甘。隨著時間漸漸地流逝,原先匿於其中的芬芳,恰如紙中火般,恣意地擴展、燃燒。更有趣的是,這火燒久了,竟能生出甘甜的味兒來!雖未有半點糖份摻雜於其中,可妙就妙在這裡,這股芬芳中,竟是藏了個火種,待的芬芳散盡,這躲藏於其中的小傢伙,才正要開始大顯長才呢!雖謂曰火,並不高溫難耐,反倒是溫潤可口,予人一種可親之感。這口甘甜,許是因著得來不易,才格外使人魂牽夢縈吧!

平日裡生活忙碌,能得其中一款便已歡欣不已。對我來說,所尋找的不過是一種慰藉,能使人在忙碌之餘,感受到那樣一點點的安慰;能使人在忙碌之中,繼續保持著專注,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高中散文組 佳作 作品


 

張志鵬

高二 3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