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放學後的夜游】

放學的路上,我這樣問:「多久,不曾這樣抬頭?」眺著遠方若生似滅的幾許亮光,撥弄著被孤獨染色的頭髮,踩著欲行又止的節奏,一步一拍在這幾個小節裡逛著、晃著、盪著、流浪著,像是在旅行一般,恣意的勾上行李,勾上清新的空氣,漫漫的逛到空無一人碼頭,這裡只剩下了打翻藍彩的天空、沒人編列的雲朵、平靜的海波、以及我的一枚如船隻漂泊的心。我還是在時而搖晃的船艙之中,搖著期待,搖著未來。今天的天空也開始厭倦了吧,帶著些許的迷濛,不大藍,灰灰的很是憂鬱。夾著的幾片烏雲是暴風雨的書籤,果然,滴滴答答的,不大清楚,好像只有我聽到的低語。等了好久,只有微微顫動的船身,提醒著我外頭是驚天泣地的風雨。提醒著這一切出乎意料的寧靜,看著海面被雨點打出的傷洞,看著波濤驚慌的逃脫,看著這一切似乎只是幻覺,似乎不是碼頭,似乎不是船舶,似乎只是……似乎該甦醒。

在夕陽下被熙來攘往的人群,簇擁在十字路口,被刺眼的紅綠燈,無情的看穿每一步,無情的看穿每一件滯留深處的含蓄,令我訝異的是,我耳中沒有人群的辯駁,耳中沒有汽車呼嘯而過,耳中沒有晚燕的唧啾,耳中沒有……耳中什麼都沒有。只有行人在我的左右肩流動、路人唇舌的攪動、擾動、路旁的汽車不停的在白線上游動,也不停的牽引著我的髮絲向西向東,燕子也仿似失火般的著急飛旋著……我好害怕。顫抖著抬起頭,此刻的夕紅被墨夜蓋上,撒下一手過稀的淡光燐火,淋上一身的落寥與孤寞,熟練的翻炒、起鍋,裝在紋有海洋的夢境之中,我張開裂燥的唇,嚥了一口苦鬱的憂澀。再把現實的鬱悶蓋上就好了,用幾片行人的說話聲、汽車鳴嘯聲,烹成放學後的夜空,烹成沒有你的靜漠。放學了,下午五點十分準時敲鐘,但是我,總要等到我失意了、失戀了,才叫做放學;總要等到我想去旅行了,才是放學;總是要等到只剩我一人了,才算放學;總是……總是不知道會不會放學,總是不一定的放學,總是異於常人的,不怎麼期待放學。不過此時此刻,我放學了,你可以約我去看電影、看星星,你可以找我一起去旅行,我們可以去划船,我們可以……我們可以把夜空煮成另一道料理,煮成甜膩的、愜意的,拌著一艘鯨船,拌著調適好的心情,伴著身旁稀薄的空氣,嚥下前所未有的心境,咀著不再孤獨的光景。

再一次放學後的旅行,清晨露霧,佈上忐忑的心情,佈上未滿的行李,為的是要裝下與你的過去,時間已阻擋不了,那些都成了我呼嘯而過的煙雨,敏捷的跳上紋著一抹鯨的船,一抹無人牽絆的鯨,從喜悅到難耐,數著第一次的告別,最後的再見,放學了,清晨五點十分,我似乎就是那一隻鯨,但回首我已不再擁有海洋,這次擁有的是大海之下的蒼穹。回不去的過往只餘燼了夕陽的嘯耀,沒有一攤海水能蒸發成那一片放學後的夜空,而我似乎只能在這樣的夢境之中夜游。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第三名 作品


 

伍庭萱

國中部三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