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仙人掌花園】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的母親每天晚上坐在她的床邊,親吻她一下之後,用那雙溫

柔的唇,如夜風的呢喃般,吐出一個又一個遠方捎來的奇妙故事。母親的聲音柔和得就像睡前那杯 溫牛奶熱呼呼從耳朵流進,攪和小女孩的思緒。

 那天講的,是一個沙漠中的花園。

「那座花園就像有生命一樣,只有被它選中的人才有機會踏進。」母親說。「在一片金黃中, 它純白的大理石拱門一眼就能看見。但是很奇怪的,有些人即便是站在它旁邊,也像瞎子一樣,被漫天風沙遮蔽住雙眼,完全沒有察覺自己身處這座可遇而不可求的殿堂入口 。 那是由於花園不歡迎他。」

「那麼,怎麼樣的人才會被花園歡迎呢,媽媽?」小女孩迷迷濛濛的問。

「和花園拱門一樣潔白的人,親愛的。」

「那裡沒有守門人嗎,媽媽?」

「沒有。花園是它自己的守門人。」

「誰來照顧花草呢?」

「沒有人。事實上,花園裡並沒有花草。沙漠裡花草很難生長。不過,裡面有全世界所有種類的仙人掌,它們都由花園自己照顧。」

「所以它是一座『仙人掌花園』囉……」 女孩已經快要踏入夢的領地。母親聽見她從夢境

邊緣傳來的嚅嚅的話,微微一笑,決定不打攪她尋找她自己的故事,於是輕輕說了一句:「是啊,可以這麼說。晚安,親愛的。」然後就離開了房間。

 

 

母親站起來的時候,床墊跟著搖晃了一下。輕輕一搖,卻將懸掛在意識邊緣的小女孩抖落,一下子掉回現實中她一片漆黑的小房間。這個貼心的孩子知道母親累了一天,不願打擾她休息,所以只是睜大了眼看著母親的背影,沒有出聲請求她留下來。

她就這麼一直在黑暗中睜著眼睛。即便理智曉得該睡了,也怎麼都睡不著。她想像仙人掌和巨大的拱門,試著描繪一幅燥熱的沙漠圖像。時間無聲地向前走,月亮也悄悄移動了位置。第一道月光斜斜地從窗戶溜進來的同時,窗外響起了一串清脆的鈴聲。

她驚異的瞪大眼睛,坐起身來,跳下床,赤腳踩在清涼的地板上。寒意令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哆

嗦,就像一個顫抖的鈴鐺。她走近窗,探頭望了望,看見一隻駱駝──是一隻真正的駱駝!女孩

只在書上看過這種生物的照片。比對記憶中的樣子,她判斷這是一隻雙峰駱駝。可是牠渾身雪白,

她不記得看過這種毛色。白駱駝似乎在等著甚麼,頭朝她搖啊搖的,如單擺擺動的節奏,頸子上

繫著的銀色駝鈴也跟著叮叮的響。彷彿被催眠,她癡迷的打開了窗。月光灑進房間,在空中鋪出

一條銀色的、閃閃發亮的大道,牠踩著這條大道而來,直至女孩窗邊,才停在一個恰好的高度。女孩

不由自主跨上駱駝,駱駝沐浴著月色,載著她朝更高的天上踏去。

家的屋頂越來越小、越來越淡,最後看不見了。她可能再過不久就會開始擔心害怕,但此時一

切對她來說都還太不真實。會不會其實此時身下柔軟如天鵝絨的駱駝毛,只是她床上高級的絲質被?又或許她根本已經睡著了?駱駝在月光下閃著銀色的光,往上越飛越高。夜風吹拂過她的臉龐,在她耳邊停駐,像母親溫柔的雙手,輕輕順了順她的頭髮。女孩享受的閉上眼,駱駝規律的踏步讓她想起漂在河流上的搖籃,漂啊漂,就漂進了夢鄉。

 

 

一道混雜沙礫、荒涼與一種陌生氣息的風喚醒了女孩。張開眼時,白色駱駝已經不見蹤影。月亮還掛在空中,繁星簇擁,女孩卻是孤零零在陌生的世界。環顧四周,只有不斷被風塑型的沙丘移動著,經過她身邊。茫茫大漠中,她的呼吸聲和風聲混雜在一起,舉目只見一片荒蕪。迷惘、孤寂挾早該出現的驚恐席捲而來。她不知何去何從,只好一直呆站著,像走失的孩子等在原地,希望有人回轉過來。直到此時她才開始憂心;但她還不確定自己是真的來到一個不知名的沙漠,或只是在大腦創造的夢境裡巡遊。她安撫著自己,壓抑心底的焦慮。但她又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自己,接著因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而無助,此時卻沒有一個能夠幫她的人。

女孩佇立良久。之後,她決定朝向月亮的方向走。「如果這裡是夢境,那不如趁機探險一番; 如果真的在沙漠裡,就更不能不尋找出路。」她對自己說:「反正待在原地,也沒有人會來的。

她走著走著,克制自己什麼也不想。不去想接下來什麼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專注於每一個步 伐。身旁凹凸的沙丘如沙漠裡的波浪,和她一起向前流動,而她賴以為指針的月亮,也跟著她往天頂攀爬。一路上,不僅沒有任何動物,連一株仙人掌都沒見到。

「你在找什麼嗎?」 女孩嚇了一跳,停下腳步。靜默中突然出現的陌生嗓音低沉而沙啞,還帶著奇怪的腔調,從她背後傳出。 她轉過身,發現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從她的影子中看向她。他們四目相交,那對眼睛中藏著黑洞,藏著一汪表面平靜的深潭,彷彿要吞噬任何迷失的人。那雙眼睛向外延伸,影子鎔鑄出了一個 形體,一隻純黑的駱駝從中站了起來。

「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的影子裡?你在裡面多久了?」 女孩吃驚的問。她一說話,便感覺到 喉嚨的乾渴。

「載你來之後,我就一直在影子裡。」駱駝依舊保持著優雅,不甚在意的回答。原來牠竟然就是那頭白色的駱駝,那將她帶到這裡就消失的元凶。

「是你嗎?你怎麼變成黑色了?」女孩先是驚訝,但很快的,一股如釋重負的輕鬆混雜氣惱,蓋過了訝異。「為什麼不早點出來呢?」女孩責怪牠:「載我回家!」

「嗯……很抱歉,這個不行。」

「為什麼?」 牠從容的樣子讓女孩不高興了。想到現在面對的一切都是源自駱駝,而駱駝卻還 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女孩不禁埋怨起來。

   「並不是我不願意,只是妳也看到了,現在我是黑色的啊。」

「什麼意思?」

「黑色駱駝的話,沒辦法載妳回家。雖然我認得路,還是得等到不是黑色的時候。」

「所以說,這是什麼意思?我要等多久,你才會變成別的顏色?」

「我得回去休息了。這趟路啊──雖然妳睡得很熟,不過真的很不容易呢。」

話說完,一陣風吹過,駱駝就像虛幻的影子一樣散落在風中。牠的殘影緩緩飄落在女孩的影子

裡,一碰到,就融進了那攤黑色裡頭。女孩看著牠消逝,再也忍不住啜泣了起來。她癱倒在細沙裡,仰望天空。回家的希望剛出現卻馬上落空,對於她的問題駱駝一個也沒有回答,只是教她等待。要等多久呢?什麼都不能做就只是 等待,和抱持虛幻希望跋涉半個荒漠相比,反而更讓人疲憊。

月亮此時已經接近天頂了,她的影子越來越短,心情也跟著越來越低落。再過不久,影子就沒 有了吧 。 那樣的話 , 駱駝要怎麼出來載她回家呢?女孩緊盯著影子,祈禱下一秒駱駝能優雅地出現。

   「再一秒,再一秒就好!」她著急的低語。「下一秒,牠就會出現的!」她想用目光抓住黑影的面積,想用目光將它扯開。影子每縮小一分,她的心就緊了一下。終於,最後一點的黑色也被月光洗 去,她緊繃的身體崩潰了,啜泣變成了嚎啕大哭,在浩瀚的星空底下、在無人的荒漠之中,迴盪著。

 

 

要是此地有任何生物,聽到她的哭泣,或許會聚攏過來安慰,或許會急著逃離她的哀傷,不論 如何一定會為如此絕望的哭喊動容。可是這裡什麼也沒有,只有月亮。月亮以征服者的姿態俯瞰著女孩。在它的凝望之下,她的哭泣戛然停止,因為她抬起頭的那刻,眼前竟出現一幕不可能的景觀。

在她眼前,月光設起一道銀色冷輝的霧,而霧的彼方,赫然是一座宏偉的拱門。「仙人掌花

園……」她像被蠱惑一樣,忘記了前一刻的歇斯底里,眼底滿溢不敢置信,一步步走進霧中。霧後

方正是那道拱門,一座希臘式的拱門,簡潔、沒有多餘的雕飾,一派肅穆地矗立在塵沙中。古典樸素

的圓柱上除了長條的凹槽外,再沒有其他紋飾。白色拱門泛著冷寂,孤單的聳立在同樣孤身一人的

女孩身前。她相信這就是花園的門口了。但是,拱門並沒有這種建築樣式與生俱來的莊嚴氣勢,反

而在毫無生氣的沙漠中央,散發古代廢墟頹唐的氣息。

雖然有些猶豫,女孩還是跨進了拱門。她成功進入了花園,她被花園接受了!她回頭看,拱門中間的空洞被無盡的黃沙填補,她來時的足跡,在她的注視下隱去。

 

 

拱門裡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外頭的沙漠會毫無生機,大概是因為所有生命都聚集在花園裡 頭了。一進到花園,女孩的眼睛立刻被各種深淺的綠色填滿。大小高低、各式品種的仙人掌在花園 裡恣意生長,她對每一株都抱持好奇,走近了去看。

女孩繞著白色的牆走。花園非常大,她不敢隨意走到太深處去;不過光只是花園的外圍就已經夠女孩驚艷了。她仔細的觀察,裡頭有盆栽裡普遍的圓球狀仙人掌,有照片中常見的高大、擁有彎曲分支的仙人掌,還有一些是她從未見過的:有幾棵非常柔軟,莖無法直立,整株下垂、有幾棵長得像花,只是花瓣是尖銳的刺,最特別的是一棵人形的仙人掌,舉起手像在歡迎她。

她走呀走,遠遠地看見幾株發光的仙人掌。這個品種錯落在同一個區域,每一棵淡淡發出不同光芒,紅的、綠的、藍的、黃的,還有這些色彩調和之後更細膩的一些光,溫煦的混雜,讓這個小

區塊特別醒目。 端詳一會兒之後,女孩繼續向前,一邊喃喃問道:「這些仙人掌都是誰的呢?」雖

然她知道仙人掌不會回答,還是對著一棵特別矮小的、被壓在其他高大仙人掌下的小仙人掌說:「

你長得好像 刺蝟,真可愛!」說也奇怪,說完這句話,小仙人掌居然扭動起圓形的枝幹。女孩瞪大

了眼睛,小仙人掌在大仙 人掌下開始蠕動,往她的方向移了過來。她後退一步,小仙人掌卻已經掙

脫了大仙人掌的束縛,彎 著圓滾滾的身軀,凹出一個弧度,像朝女孩的方向想說些什麼。

女孩小心翼翼地張望四周,為眼前奇異的現象感到慌亂。小仙人掌為了吸引女孩的注意,竟在 這時跳了兩下。

「噗。」女孩看著它那像小動物般的行為,忍不住笑了。小仙人掌先是疑惑的把枝幹歪向一邊, 接著跟著快樂的跳了起來。跳呀跳,跳到了女孩腳前。

她帶著笑蹲下:「你想做什麼呢?真沒想到,居然還有會動的仙人掌。」小仙人掌縱身一躍, 跳進女孩懷中,還乖巧的把倒豎的刺全部撫平了。

「你喜歡我嗎?」女孩笑著問它,它溫順的前後擺動。女孩開心的說:「那麼,我要帶你回家!

 

 

話剛說完,身邊的牆突然傳出轟然巨響。女孩錯愕的掉頭,看見她來的方向揚起一陣煙塵。花園開始崩塌了。女孩朝反方向死命地跑,懷裡的仙人掌受到驚嚇,張開了全身的刺,隨著奔跑的晃動刺痛女孩的手臂、臉頰和胸口。

「怎麼了?怎麼了?」  女孩手足無措的喘息,圍牆垮下的聲音緊跟在後。「出口,出口在哪兒? 花園像是毫無止境一樣,前方還完整的大理石牆面往看不見的遠處延伸。女孩奔跑著、狂奔著,

忍受小仙人掌的尖刺,眼角不禁流下淚水。她的淚水跟著她的步伐,蔓延到花園的各個角落。眼淚 流呀流,流成一條小河;河邊那些仙人掌無法忍耐過濕的環境,在淚水浸泡下開始膨脹、軟爛。女 孩繼續向前跑 ,不久之後 ,花園裡的仙人掌大半已經脹成原本的好幾倍大,有些甚至開始向內塌陷。 女孩看見那個進來時宛若舉起手招呼她的那棵人形仙人掌。仙人掌的下半身已經開始發爛、往下歪

倒,手卻還舉的高高的,像在呼救一般。再往前一些,就是花園的拱門。她已經繞了花園一整

圈了。 跑啊跑,女孩最後終於看到那道白色的拱門。衝出拱門之後,她感覺到花園消失了,

入口不再為她打開,海市蜃樓般幻滅在乾燥的夜色之中。

 

♦原作為106明道文學獎 高級部短篇小說組 佳作 作品


 

許耘甄

高級部三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