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生命中的幾分之幾】

「人生就像爬山一樣。」我們向前,所以成功;我們登高,所以看得更遠。

初遇南湖,總對她有莫名的恐懼,害怕如師長所說的危險,也對自己的體力感到質疑。每向前一步,都在思考過了多久、還有多遠、什麼時候到達目的地,肩上、腰上沉重的行李更加重了我的憂慮及疲憊。爬山不單只是地理的向上、向前,還是心理的磨練及體力的考驗。

我時常認為自己並不是那麼好,在別人的眼中被當成厭惡、批評的對象。我逃避,不願面對生活一切的不美好,我想要做自己,更想要得到更多人的認同。看著腳下的大地向前,這些念頭不斷的在疲憊的腦中環繞,如同用身體去感受內在的苦痛。我能放棄嗎?我能折返嗎?我能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嗎?我想南湖會給我答案。

腳底板很痠很疼,吸入的空氣只淺淺的停留,異常難受,剛上山的我僅有如此的感受。身處隊伍中間的我,不能快也不能夠慢下來,必須照著所有人的速率來調整自己的步伐。走著走著,慢慢變成了最後一組,面對難走崎嶇的路段,起初並不是互相等待、互相扶持,而是發現有人落隊,才停下來觀察、等待、休息。步調拉成了距離,少了配合,彼此都拴緊自己的弦,投以最銳利的聲音。我內心的吶喊彷彿噤聲,蟬鳴、鳥囀、風聲,即使生機盎然、舒逸快活,仍掩不過刀剮般的苦痛。難道耳朵都填滿了自私嗎?

向晚,夕陽把橘黃抹上穹頂,雲稜映著天空,剛巧灑落在山屋上。沒有盤根錯節的樹、沒有溼滑軟爛的泥土、沒有虎豹般的石頭,平坦而安全,好似一切回到起點。熱騰騰的薑湯,一縷白色的溫暖竄進了膚中,四肢不再寒如冰雪,心也融化於如此美好的小幸福。所有人聚在一起,喘著尚未穩定的氣,有說有笑,談著上山的種種,聊著自己所見,講著能怎麼改進等等。那些不曾認同的人、那些無法面對的事、那些無法脫口而出、藏在心裡最柔軟的話,都從底處一顆一顆的湧上心頭,填滿無盡數的情感,毫無一絲徬徨。

卻說在安穩的一晚後,面臨更大挑戰的五岩峰,無人不戰戰兢兢,對未知的危險仍莫名恐懼。岩壁的滑動抑或是固著,身旁的植物以及繩索,皆給攀登者一次嚴苛的考驗。注意腳下、眼前一切便成了所有。嚮導在前頭指導腳步、動作,後面一個傳一個,怎麼踩、哪裡會滑、繩子或鬆或緊、重心放低,途中滿是這些話,和沉默不語的上坡相異,我也不再害怕如何繼續向前。到了北峰,正好是岩壁的盡頭,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滂沱大雨,我們不得不奮力疾行於碎石坡之上,雨點落在身上的每一處,無所遮蔽。所有人都驚慌失措,素未謀面的山友熱心的協助我們換衣服、曬衣服,甚至還有大方借保暖衣的叔叔、阿姨。此時身體微寒,可能還有點失溫,身體無法控制地發抖。他們的善心幫助,身體不適亦有所削減。那時的星星特別,閃爍著柔和的白色微光。

有人曾對我說過,機會難得,不攻頂下次遙望無期。我卻毅然決然地,留在山屋好好休息。等著攻頂者回來的同時,四顧圈谷,一次又一次,這般風景是平地所不能及,群巖競秀,遠近景物各有其動人心弦之處。些許植被覆蓋著棕青黃鑲嵌,湛藍如海的天空透著無比的朝氣,不同的岩石映照出殊異的模樣。原來放棄登頂,觀望遠山的遼闊,是時間賦予我機會發現身旁的美,是緣分讓我知曉短暫駐足的圈谷竟是如此嫵媚。

回程的路上,話語填補了長征的空白,說笑、假期、夢想,無一不說,就這樣走著走著,平安的回到雲稜,走回了最初的起點。看到登山口的高麗菜園,瞥見攤販老闆的笑容,所有人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了起來。吃著甜而軟嫩的水蜜桃,心中的苦澀得到了救贖。回頭仰望南湖,樹蔭透著閃爍的夏季,小徑泥土上的足跡也踏入你我他的十六歲。大山雄偉,令人敬畏,卻也容納生生不息的生命,協伴同遊,攻克的不是百岳,更是自我。

「身邊有你的我,真幸運。」如果沒有了彼此,我可能會沒有勇氣上山,去體會高山之美;如果沒有這些陪伴,我可能會半途而廢,止步於途中;如果沒有種種的協助,我可能會遍體鱗傷。感謝所有的人,一起完成了這趟壯遊,讓南湖和各位成為我生命中的幾分之幾。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高中散文組 佳作 作品


 

黃兆祥

高二 2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