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音‧緣】

一首歌曲自有它的旋律,樂曲能觸動內心,情緒隨旋律起舞。

夜晚,皎潔的明月高掛天空,周遭一片寧靜,凜冽的空氣莫名帶來一股悲傷。我躺在舒軟的床上,抬頭看著一片潔白的天花板,思緒全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登台演奏的那晚,樂音高昂,……。

我們並肩坐在青草地上,談論著未來的夢想,你神采奕奕地描繪未來要當一名建築師的藍圖:要蓋出一間外觀復古而裝設高級的中西結合音樂廳,可容納超過兩千名聽眾……。我靜靜的聽你訴說,還懵懵懂懂的我在腦中構思著模模糊糊的未來藍圖。春日午後的微風吹拂著我們的雙頰,青春正飛揚,我貪晌著這愉快的午後,心中的舒坦有如潺潺流水那樣的暢快,輕快的鳥鳴猶如巴哈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第一樂章在耳畔迴繞,流線的旋律自然而真摯。

美妙的旋律中,有你有我。

我們漫步到湖畔的楊柳旁,邀請柳樹當見證人,立約:兩人在三年後的這一天出發走遍全台,一同散播音樂的歡樂與美好。你我的眼神堅定且興奮,我拿出特地準備的常春藤葉,說:「長春藤象徵著我們的友誼長存,這片葉子未來將枯黃乾燥,但我們的約定卻是永恆不渝。」柳樹枝條隨著微風輕輕舞動,送上至上的誠摯的祝福;柳條上的綠芽正如我倆的夢想蓄勢待發。

春風送上溫馨的祝福,百花爭妍而繽紛。而歌曲正悄悄的跌宕至陰暗谷底,弓與弦的碰觸發出撕裂衝突的巨聲,令人毛骨悚然;速度加快再加快,水氣聚集成團上升為密不見天的烏雲,天空黑壓壓,風雨欲來愁滿樓…

轟隆-轟隆-

「喂,是你嗎?能聽到你的聲音真是令我開心。」「嗯……,我有件事想跟你說,你現在方便聽電話嗎?」電話的一端傳遞不安的氣息,原本欣喜若狂的情緒嘎然而止,「有-什—麼—事嗎?」我問。接下來的回答令我久久說不出話。

定音鼓加上大鼓急速且強勁的敲擊,氣氛迫人窒息。

著電話筒,心思卻飄至我們立約的柳樹下,覺得你說的話一點也不真實。我忍著剛被利刃刺過,鮮血汩汩流的心痛,淡淡地說:  「好吧,祝福你……」不爭氣的兩行淚順著臉頰流下,身體不自主顫抖而蜷曲……。

平穩和諧的樂音被歇斯底里的雷電取代,音符在驚惶的旋律中亂竄飛舞,一顆顆如鵝卵石般重的雨打在我玻璃般的心。

「唰–」的一聲,樂音瞬間停止,弦斷了–我們美好夢想在陽光照射下化為泡沫甚而消失天際。那天,你我在柳樹下的信誓旦旦,為音樂理想打拚,如今的你卻因為難關而打退堂鼓,單方面放棄約定,「你是個大騙子!」我,一次又一次,在心中無助的吶喊。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時間停止流動,但音樂旋律仍在耳畔持續起伏跌宕,G大調第一號第四樂章平靜祥和如樹葉班被風吹得緩緩搖動……。

現在的你正處在彼岸的遠方,而我生活在島嶼的這一端,我們,漸行漸遠。曾經屬於你我心中的旋律仍持續演奏,充滿希望笑聲的飛揚旋律正訴說著你我之間的音樂故事;令人窒息的地獄黑暗樂章是我們分道揚鑣的縮影。我明白;每個樂曲都裝載創作者的生命故事,愉快或悲傷、平和或紛爭,所有的大起大落正鋪陳出他們的生命樂章。

現在的你也許追尋著自己的另一個目標,正展開一段嶄新的生命。祝福你。

雖然我們早已立下誓言,但我明白,你我之間心中的那段旋律是永恆的。時光荏苒,雖然我們處在不同時空,但今晚的夜空是精心為我們布置一派皎潔月光、滿天閃爍星斗,悠揚的樂音響起,正演奏屬於我倆的友誼樂章。

我抬頭望向藍天,似乎看到你微笑的臉龐。遠方傳來陣陣樂音,聽!是那輕快的「巴哈庫朗舞曲」呢!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第一名 作品


 

蔡茗昍

國中部二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