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那樣的水聲】

我喜歡水的聲音,各種形式的水的聲音。我尤其喜歡,當外頭下起傾盆大雨時,黃豆大的水滴 打在屋外遮雨棚的滴答聲,那聲響總是喜歡悄悄地滴落在記憶之海裡。

不久之前,還在放暑假,那是我難得能夠休息,細細地回憶過往的長假。然而,颱風並不會和 我們學生一樣放假,暑假依然勤奮的上工。畢業後的暑假,比之前都更清閒的暑假,在風雨逡巡我 所在的島嶼時,記憶之海也騰湧不已……

過去,我十分討厭雨天,雨水總會洗去父親臉上的笑顏──他還得出門工作,家裡卻還有一個黏人的小男孩,那便是我。每當下起雨,我便擔心令我心生畏懼的可怕的雷聲會伴隨著雨聲出現,而開始大聲哭鬧,但是這實際上只是期望家人陪伴的幼稚行為。我會愛上雨天,其實只是因為討厭它,再想到過去皺緊眉頭安慰著我的父親,我是有些愧疚的。而現在,若是父親要在雨天出門工作,我會習慣問父親:「去哪裡?」他已可以簡明回應:「去工作。」接著我們在安靜的雷雨天裡相視而笑。

水的滴答聲,在淋浴時也能夠被我偷聽見。淋浴的水聲和梅雨即將停止前的雨聲有些相似之處,聲響斷斷續續,忽大忽小。這令我想起以前經常陪伴我玩樂的姐姐。我最愛的姐姐只要行事不順,便會開始抱怨,學校同學、遊戲,甚至家人都是她抱怨的內容。也許因為碎念的頻率太高,還比較不懂事的我也有樣學樣。我習慣抱怨,直到我抱怨的內容產生了矛盾:「為何姐姐要害我變得只會抱怨,而時常產生負面情緒?」在這句話中,我仍然在抱怨。抱怨地絮絮叨叨,就像那水的聲音,斷斷續續,很難說停就停。從過度抱怨中走出來,大概需要一輩子的時間,現在我也仍然在抱怨。我想姐姐是由抱怨來教我待人處事,因此在她因為抱怨而被責罵時,也仍然護著她,但是私底下也會小說她幾句。我的做法已不是大聲地說:「口氣很差呀!」,反而在談心之後,給她一個擁抱。以現代的說法,我大概成了「姐控」。

當天空降下綿綿細雨,我則會想到母親。綿綿細雨的安靜,並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偷聽到的,除了停下腳步,不再低著頭做事,而是離開自己忙碌世界的人。我第一次感受到的細雨的安靜,是在小時候的某一個還算晴朗的清晨,那是某一次梅雨季節的結束,跟母親擔憂的話語有些相似。每當孩子犯錯了、跌倒受傷了,我相信母親一定會擔心責罵,但是這種關心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罵完後替孩子包紮的人還是母親,安靜地、細心地包紮。就連我們長大之後,狀況一樣不變。既然如此,我們是否能夠在向前拼搏時,留意身邊,偶爾回過頭來,照顧我們身邊的人呢?

也許在雨中,未來的路蜿蜒而難行,但我也並不因此期望有平穩的路程。在充滿阻礙的道路上,只要與關係緊密的家人、伴侶彼此相依,也能面對並接受。我成為現在的自己,不畏懼地立足於下著細雨、即將放晴的人生,是我所選擇的必然。

♦原作為106明道文學獎 高中散文組 佳作 作品


 

阮聿維

高級部一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