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苦後的甘甜】

苦,對一般人而言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味。從兒時記憶哩,苦,多半是因為生病所以要吃藥,而那種苦苦的藥總要配上好幾顆甜膩的糖果才能散掉口中的苦味。小時候總喜歡跟隨著爺爺到大榕樹下和鄰居們泡茶乘涼,看著茶葉在壺中舒展開來,便想一探究竟,啜飲它的芬芳。也聽著長輩們憶起少年的奮鬥歷程。他們總愛撫摸我的腦袋,用著溫柔而堅定的口吻提醒我:以後不要怕吃苦,就像喝茶一樣,苦,才會回甘。那時年幼的我,對於這番話似懂非懂,任其流逝於時間的洪流中。

古時候以苦治百病,良藥苦口因此,苦對於我而言,也就僅僅侷限於藥物的苦味,吃起來了無趣味,亦無法細細品嘗,大口大口的吞下去,只想儘快逃離那樣的感覺,為了「藥到病除」的功利作用,只好忍耐了。因此,我對於苦,可說是敬而遠之,一方面感謝它在我生病時,提供一帖配方讓我痊癒,另一方面卻又無法忍受它難以下嚥的滋味。

還有一種苦,它擁有著白潤光滑的外表,有著許多波浪狀的凸起細緻的觸感令我為之著迷,它,是白玉苦瓜。記得第一次與苦瓜的邂逅是在奶奶家附近的傳統市場中,瑩白的苦瓜吸引了我的目光,因此便嚷嚷 著拜託奶奶買回家煮煮看,而奶奶說家裡還有兩顆鹹蛋,可以做鹹蛋苦瓜喔!鹹蛋苦瓜?原來在那美 麗的外表下竟然是苦的?這真是令我大吃一驚,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家後奶奶開始下廚,而我在一旁觀看,因為好奇苦瓜之原味的我偷偷拿了一片生苦瓜,並且嘗了一口,脆脆的口感讓我在下口實 本還不以為意但苦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竄入了我的味蕾,嚼了幾口之後,才終於是把苦瓜吞下 去了。自此以後,我對於苦瓜就有了一種揮之不去的陰影,此時苦瓜使我退避三舍。

奶奶開始大顯身手,先是撥開鹹蛋,其次切成丁狀,接著汆燙剛切成片,且已經刨掉籽和瓜囊的苦瓜,然後用蒜爆香在炒鹹蛋後悶苦瓜,讓苦瓜充滿著鹹蛋的香味,一盤鹹蛋苦瓜就這麼完成了!雖然看起來香氣四溢,薄薄的苦瓜上覆蓋了一層金黃色的鹹蛋黃,讓我不禁食指大動,卻又深怕再一次嘗到苦瓜的苦味,而只挑了鹹蛋吃。長大之後,我和爸爸媽媽搬到都市,隨著都市匆促繁忙的腳步,已逐漸淡忘在鄉下與祖父母一同閒適,高枕無憂的童年,再一次回到那令人溫暖地依偎,沉浸於小時候的美好記憶中,已經在都市匆忙.庸碌的生活拋到九霄雲外。祖父母依然為我們準備了一桌令人垂涎三尺的佳餚,大家一起有說 有笑的談天說地,忽然,我在一桌的菜色中看到了一鍋我以前最愛的滷味,而不同以往的是,裡面 多了一片片的苦瓜,我小心翼翼地嘗一口,當滷汁的鹹味散去後,一絲絲的苦味在口中化開來,待苦瓜嚼盡後,我竟發現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回甘。這讓我回憶起鄰居老伯伯總愛摸著我的頭說:「不要怕吃苦,苦,才會回甘,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逐漸的長大之後才領略到這番話了含意。

苦之於我,就像是身處於都市喧囂環境中,偶然想起童年時期在鄉下的純樸生活,嘴角不禁揚起一抹笑意,也許,這就是苦中的一絲甘甜吧。苦,也是有分別的,苦瓜的苦味令人回甘,這是自然的苦,而藥品的苦,令人感到生命無趣乏味,但為了病癒,也只好苦撐了。曾經聽過有人說:「苦味是最底層的味覺,也是最無法逃避的滋味,鹹到了極致反而是苦。」尋常之中往往有最不尋常處。看著奶奶家後的田地,微風徐徐吹來,苦瓜藤上那小巧可愛的苦瓜以一種迷人的幅度搖擺著,看著、看著,我這才猛然驚覺,多久以來,我都沒有放慢腳步,駐足欣賞生活中的美景、用心聆聽生命的心跳聲,多少的桃花源皆因我匆忙的步伐而被錯過?或許苦的不是都市生活匆忙的步伐,而是自我綑綁的心,如此轉念,也許就能從生活的苦味中嚐到一絲甘甜。

♦原作為106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第二名 作品


 

李庭葦

國中部二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