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得獎作品【動物標本館】

肉體的殿堂;沒有一種血液可以恆溫

但可儼然接近永恆的一種生態,我們接近

──有風吹過毛孔  颯颯而響;有靜電

埋伏皮毛;更有恐懼逼迫而出的汗……

有山林草澤的記憶──被福馬林以前的

腦迴烙刻;有死亡燃脂麝香  有淡淡的

腥羶味兒  喚醒我們被自然拋棄的嗅覺

 

迴目四望

凶狠之眼、驚懼之眼、哀傷之眼……皆已沉暗

巨牙鯊、度度鳥、洞熊、穴獅、刃齒虎、猛瑪象、大地懶

一格一格被刀斧輕挑踐踏過的敵首篷

那麼慎重無邊地規劃  等待野蠻的眼神

──出草。而遠方更有  一顆空白

等待更機詐的頭顱破格而出……

 

草原狼、北極熊、美洲豹、華南虎與亞洲象
讓我們  一起 把頭臚輕輕卸下在厚牆之上

──高高掛起,儘管已是冷絕數十年的標本

皮毛血肉底下  被挖空的腦殼裡 依然還有

親族奔逃的驚嘯與散彈槍  

轟轟獵獵的  迴響……

◆原作為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   高中新詩組 第一名  作品


 

紀博議

臺中市清水高中三年級

得獎感言

我讀國小背過的一百多首唐詩,現在大部分都已經忘光了。爸爸更嚴,甚至還要我念他朋友的詩,「愛國是一種恐懼」、「上帝把光穿在身上,世界就開始黑暗了起來」這幾句詩,一直纏在我腦海。

因為過度的「詩教」,朋友都覺得我的頭腦莫名其妙!為此我曾有些煩惱。

唉!真是謝謝評審的青睞。

寫完了這首詩之後,我的腦筋有一段好長的空白,好不容易,拉回來之後――我在想:人,或許有可能是「動物標本館」裡,最後一俱標本。

參賽作品評語

焦桐:通過動物標本引發人道關懷,通過氣味想像他們生前的活動、殺戮。筆端描繪細節,給出觸覺,乃至溫度覺。

白靈:藉動物標本的展示寫生態的浩劫,並藉之予以控訴。詩中顯示了人類的殘忍和貪得無厭,詩中以氣味的嗅覺、觸覺和標本橫陳的視覺,展現了野蠻時代的恐怖手段,迄今亦未斷絕,文字選擇恰如其分,但想像空間還可更跳脫些。

陳義芝:以嗅覺、視覺、聽覺等意象建構人類獵殺動物的殘忍情境,深具表現張力。起筆「肉體的殿堂」十分怵目;結尾「轟之獵之的迴響」,令人心驚。主旨無須宣說而自然呈現。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