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志工服務學習

高一2  林昀萱

志工服務的意義是什麼?出發前,我曾無數次問自己。

曾經我認為我們所做的事是特別的,到了當地才發現,大同中學一點也不缺教育志工。他們真正需要的,是願意長期甚至一輩子投入在這裡的人,而這卻是我給不了他們的。

即使如此,孩子們仍非常期待我們的到來。每天走進教室,便能看見一張張純真快樂的臉龐。他們拉著我的手,抱著我的腰,用清澈明亮的雙眼仰望我,向我分享他們生活中每件平凡瑣碎的事。他們是那樣的天真可愛,從不吝於自己的情感。

年少輕狂,我總以為熱血就能改變世界,就能改善他們的生活,卻常在教學中感到無力,在他們身上看見難以突破現實的無奈。短短的兩個禮拜,我沒辦法給他們太多的知識,而他們卻讓我體會愛與被愛,讓我重新思考學習的意義、生命的價值。此時我才明白,志工不是去幫助他人,而是找回自己。

「Daylily老師,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教學的最後一天,許多孩子這樣對我說。我從來不相信「永遠」二字的,然而我相信,當我們的心緊緊相依,許下諾言的這一刻,就是永恆。

高一2  游黼上

這樣一個旅程,說細膩就有多細膩,說磅礡就有多磅礡。

我想說一個故事:他是一個從台灣來的孩子,因為身體狀況無法回台灣,於是就在當地住了下來。他很特別、上課很認真也很積極,心思十分細膩,有別於其他同學,他是耐心的、體貼的、有禮貌的。

當時我帶了魔術方塊到班上,想說給他們一個手機以外的消遣,對於空間邏輯,可能也會有幫助。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所有學生在我將魔術方塊拿出來後陷入一片瘋狂。他仍是坐在椅子上,我看得出來他很興奮,不過他克制住自己,

不與同學們起鬨,卻在下課後偷偷靠到我身邊,問我這個怎麼玩的?

我告訴他:「這個?你想要玩嘛!晚點的魔術方塊社團你可以來玩啊!」

他回答:「我要回家照顧弟妹。」

我很驚訝,他只有10歲,卻得負這樣的責任,我決定送他一個並教他怎麼玩。他很認真,無論是上課或是下課,都積極發問回答,學方塊的時候也是耐心的聽、耐心的背公式。在班上吵鬧的有些時候,他甚至是我持續下去的動力。

另外便是我的主教班──五年孝班了。

他們全都熱情、調皮、聰穎。似乎永遠也猜不到他們骨碌的眼睛藏著甚麼鬼靈精怪的點子,他們會在我心情不好時關心我、課堂活動參與度也很高,事實上,是他們班讓我有教學熱忱和積極感,也是他們完整了我。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