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高級部短篇小說組"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小飛俠】

湯璃芸    1996/6/26生 前篇◎聶萩風 我作夢也沒想到我會再見到她。當然,這是很老套的說詞,但當她喊住我時,我的腦裡只蹦出這麼一句話。我穿著學士服悶出一身汗,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大束花;她扯著褪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蘭瑪の女】

家秀一如既往,在薄暮中清醒。冬天的寒風凜冽,她掙扎的下了床,穿上厚重的外套,打掃院子後,她倒了一點點煉乳在杯子,摻和著熱水,看著蒸騰的水氣慢慢調勻冷冽的空氣,再配個饅頭當作早餐,開啟了尋常的一日。當家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死神獨白】

太安靜了。 我瞥了眼表面龜裂、平躺在地上的白色時鐘,時針、分針、秒針,全部扭曲在一塊兒。就像她一樣,她的四肢蜷縮著,盡力將自己的存在最小化。碎玻璃劃破了她腳踝,兩三條暗紅的軌跡在踝骨上特別清晰。我這才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仙人掌花園】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的母親每天晚上坐在她的床邊,親吻她一下之後,用那雙溫 柔的唇,如夜風的呢喃般,吐出一個又一個遠方捎來的奇妙故事。母親的聲音柔和得就像睡前那杯 溫牛奶熱呼呼從耳朵流進,攪和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小飛俠】

湯璃芸    1996/6/26生 前篇◎聶萩風 我作夢也沒想到我會再見到她。當然,這是很老套的說詞,但當她喊住我時,我的腦裡只蹦出這麼一句話。我穿著學士服悶出一身汗,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大束花;她扯著褪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蘭瑪の女】

家秀一如既往,在薄暮中清醒。冬天的寒風凜冽,她掙扎的下了床,穿上厚重的外套,打掃院子後,她倒了一點點煉乳在杯子,摻和著熱水,看著蒸騰的水氣慢慢調勻冷冽的空氣,再配個饅頭當作早餐,開啟了尋常的一日。當家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死神獨白】

太安靜了。 我瞥了眼表面龜裂、平躺在地上的白色時鐘,時針、分針、秒針,全部扭曲在一塊兒。就像她一樣,她的四肢蜷縮著,盡力將自己的存在最小化。碎玻璃劃破了她腳踝,兩三條暗紅的軌跡在踝骨上特別清晰。我這才

Read More »

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仙人掌花園】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的母親每天晚上坐在她的床邊,親吻她一下之後,用那雙溫 柔的唇,如夜風的呢喃般,吐出一個又一個遠方捎來的奇妙故事。母親的聲音柔和得就像睡前那杯 溫牛奶熱呼呼從耳朵流進,攪和

Read More »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