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偽.夜】

靜夜。 你裹著初浴的身軀,悄立在闇黑的房間中,已經站了多久呢?你不知道!白瓷地板在冬夜裡亦發冰冷,你的體溫正被寂靜吞噬。緩緩闔上雙眼,任由思緒漂蕩,嚴厲的斥罵聲卻在此時猛然刺入你的腦中,驚的你迅速睜眼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畫•話】

鉛灰色而靉靆的天,彷彿蟄伏在一片朦朧,恰若那桀驁不馴的、屬於城市的喋喋不休。無青石街道上的向晚,只有一顆冰心在早已宣告萬劫不復的玉壺中。畫廊中交雜的味道是羅紋宣和蟬衣宣交雜的味,它們都被曡在心底深處,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與木緣】

“咚!咚!咚!” 沉重的鐵錘一下一下的落在木板上,發出沉悶的重響,在這熱氣繚繞而稠乎乎的空氣中愈發令人感到煩躁。我正躲在房間裡避暑,開著涼快的空調,雙腳呈一個“人”字形趴在柔軟舒服的床上看書,好不愜意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雨天】

「嘩啦——」剛下起的大雨頓時淋濕了星空,我望向窗外,一顆雨滴落到了窗前,其實我不是個喜歡下雨的人,亦不愛一邊撐著沈重的腦袋看一片淋濕了的橘紅色的夜景,一邊想著一些擾人的心事,但此刻的雨卻是如此的淋漓盡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親手】

我時常在創作中寫到親手。 母親親手煮的菜、我親手摺的紙鶴。親手做的事物,總有種異樣的魔力。在過程中留下自己足跡,看母親從洗菜、切菜到下鍋,甚至加入調味料,每一步都有母親的足跡;拿出色紙,精心挑選顏色,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轉大人】

每每逢年過節,親戚回到故鄉問候的話題總離不開我的身高和在校成績。小時候與同輩無憂無慮地在牌桌上大玩心臟病,而隨著我們年齡漸增,撲克牌被棄於一旁,人手一機,而親戚也開始問起令人無言以對的問題。 「咦?妳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偽.夜】

靜夜。 你裹著初浴的身軀,悄立在闇黑的房間中,已經站了多久呢?你不知道!白瓷地板在冬夜裡亦發冰冷,你的體溫正被寂靜吞噬。緩緩闔上雙眼,任由思緒漂蕩,嚴厲的斥罵聲卻在此時猛然刺入你的腦中,驚的你迅速睜眼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畫•話】

鉛灰色而靉靆的天,彷彿蟄伏在一片朦朧,恰若那桀驁不馴的、屬於城市的喋喋不休。無青石街道上的向晚,只有一顆冰心在早已宣告萬劫不復的玉壺中。畫廊中交雜的味道是羅紋宣和蟬衣宣交雜的味,它們都被曡在心底深處,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與木緣】

“咚!咚!咚!” 沉重的鐵錘一下一下的落在木板上,發出沉悶的重響,在這熱氣繚繞而稠乎乎的空氣中愈發令人感到煩躁。我正躲在房間裡避暑,開著涼快的空調,雙腳呈一個“人”字形趴在柔軟舒服的床上看書,好不愜意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雨天】

「嘩啦——」剛下起的大雨頓時淋濕了星空,我望向窗外,一顆雨滴落到了窗前,其實我不是個喜歡下雨的人,亦不愛一邊撐著沈重的腦袋看一片淋濕了的橘紅色的夜景,一邊想著一些擾人的心事,但此刻的雨卻是如此的淋漓盡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親手】

我時常在創作中寫到親手。 母親親手煮的菜、我親手摺的紙鶴。親手做的事物,總有種異樣的魔力。在過程中留下自己足跡,看母親從洗菜、切菜到下鍋,甚至加入調味料,每一步都有母親的足跡;拿出色紙,精心挑選顏色,

Read More »

第36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作品【轉大人】

每每逢年過節,親戚回到故鄉問候的話題總離不開我的身高和在校成績。小時候與同輩無憂無慮地在牌桌上大玩心臟病,而隨著我們年齡漸增,撲克牌被棄於一旁,人手一機,而親戚也開始問起令人無言以對的問題。 「咦?妳

Read More »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