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二寒假大露營的營火晚會上,螢光棒舞於漆黑的夜,廣場中央的火焰照進每個人的心裡。聲嘶力竭地狂歡整晚後,閃爍的彩燈逐漸熄滅,心,也沉靜了下來。哭中帶笑、笑中帶淚的我們,將晚會原先躁動的氛圍,轉變成如透明果凍般,似水,卻稍稍凝固的感性……

  「妳一定要更好!想想妳國一剛進來時有多優秀。」圍爐夜話時,聽完班導感情豐富的一席話,加上氣氛的幫襯,已眼角噙淚的我,在與班導相擁,聽到這句話後,淚水終於潰堤。蒙上一層水氣的雙眼,見到的是班導既迫切又關懷的神情。人啊!若是能有深深的感觸,無非是歷經過什麼,方會在觸及那未癒的傷口時,猛然憶起那樣的曾經,造成的一件事抑或一句話,背後的涵義。是啊!國二上的我,是何等地不羈,如何地刺著師長的心,我心知肚明。

  國二上的中後段起,我的生活簡直可說是嚴重偏離了軌道,至於怎樣的事件是萬惡的潘朵拉盒子,我自己也記不清了。剛開始時,只是偶有脫序行為,好似一粒塵埃,落入了那甫生成的傷口中。當時,班導以及幾個要好的友人皆提醒我:「要好好清理傷口啊!否則久了會發炎的。」而任性如我,竟將之當作耳邊風,眨眼便拋諸腦後了。看著傷口漸漸產生變化,原本粉色的區域周圍,淡黃色的新生組織築成一圈護城河似的環狀物。屢次聽到他人的告誡,我不以為意,覺得留個疤也沒什麼不好,甚至覺得那樣挺酷的;偶爾手癢,我也絲毫沒有想要克制的意思,摳破傷口,毀壞圍欄,再次露出凹陷的粉色所在。

  後來,紛亂的步調、委靡的精神、躁進的心境織成一面暗黑的網,將我深困其中,無法動彈。而也因處於如是的狀態,面對師長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的指正,總覺得是他們吹毛求疵、鑽牛角尖。感到被針對的不滿溢於胸臆,自然更無心改過,放縱自己持續墮落。那時的我徬徨不已,想得到師長的諒解,但倔強的個性使然,我並沒有真正付諸行動去改過;同時大概是產生了抗體的緣故,傷口的嘶吼已平息許多,我認為暫時不須擔心它了。於是我,將初萌芽的歉意,狠狠地壓回地底,以為能藉此減緩一些內疚;殊不知,那樣的行徑,只會使其轉變成下一次爆炸發生時的助燃物而已。

  日復一日,忙碌的生活移轉了我對傷口的注意。那陣子與老師的互動少之又少,我假裝專注於其他工作來合理化自己如懦夫般的逃避行為。有次見傷口化了膿,形成微微凸起,裡面的液體鼓噪著、敲擊著肌膚,我也無意理會。而再一次感受到它時,便是大露營那晚了。

  在那樣極感性的氛圍下,班導伴隨著溫暖的擁抱說出口的這句話,形成肢體接觸會產生的特有熱流,由我的腳底竄至心裡,帶給我極強烈的震撼。它彷彿刺破了我用以對自己蒙蔽事實而長出的膿包,灼熱的痛楚頓時以同心圓的方式向外擴散;但隨之流洩而出的組織液,包覆了裸露的真皮層,使疼痛獲得了一絲救贖。原來,班導仍是關心我的,能夠包容我的過錯,原諒我先前的各種頑劣作為。感激、感動、愧疚、自責與懊悔,五味雜陳的情緒伴了我那一夜,那是體悟最深刻,也是最難以入眠的一夜。

  如今再度憶起,當時的淚痕似乎猶殘存於雙頰;但傷疤已然淡去,更加成熟的我也不再如同以往的不懂事。判斷是非對錯的量尺植入心中後,我知曉思辨事情之可為或不可為的重要性。「妳一定要更好!想想妳國一剛進來時有多優秀。」每每看見自那時起便斜躺於筆記本上的這句話,能夠迷途知返的慶幸及對班導的謝意便湧上心頭。輕撫著早已癒合的傷口,那是過往的迷惘與無知留下的,是見之即有所感悟的印記,而今它帶給我的除了警惕之外,更多的是如甘泉般,滋潤著我成為更好的自己。

♦原作為108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第一名 作品

林可婕

國三14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