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終結之後──當代動漫畫藝術的未來

 

 

 

文:TSUBAME 田敬暘 圖:吉卜力工作室

1984年,藝術哲學家亞瑟丹托(Arthur Coleman Danto,1924-2013)宣稱了藝術歷史的終結,然而亞瑟丹托並不悲觀,因為這同時也意味著任何事物皆有可能成為藝術。1980年代,也正是動漫畫蓬勃發展的黃金年代,開啟了往後具有濃厚後現代性的動漫文化,在如此的氛圍下,我們能發現當代動漫畫藝術發展的可能,似乎驗證了亞瑟丹托的預言。不過在2018年,鄭問故宮大展卻惹來非議,《典藏雜誌社》社長簡秀枝撰文指出,漫畫作為一種「通俗」的應用美術,不適合在故宮這類國際級博物館展出,言下之意,即認為漫畫作為一種「通俗文化」難登藝術的「大雅之堂」。這不禁讓人疑惑,亞瑟丹托希冀的未來,現在的我們真的做到了,或者說遇到了嗎?

藝術終結與當代動漫畫的耦合

在亞瑟丹托「後歷史時代」的論述之中,當代藝術已無任何歷史藩籬,不會有任何藝術如普普藝術被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1909-1994)棄若敝屣的情況發生,亞瑟丹托提出一個見解:在後歷史的時代裡,藝術創作的方向不計可數,沒有哪個方向比其他更具特權,至少在歷史性上是如此。

(漫遊藝術史授權刊載於明道中學APP,全文於漫遊藝術史〈藝術終結之後──當代動漫畫藝術的未來〉,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