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憶‧異】

入冬了。烏雲籠罩著上空,冷風颯颯,聯合了細針般的的雨絲,威脅著要開一場雷電交加的狂歡派對。我懷著忐忑的心緩慢走向那棟大家所戲稱的「國際大樓」,這個校園中人人好奇卻從未有機會能一窺究竟的新大陸。

剛到這裡時,不知是心理作祟亦或現實使然,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早修時同學間的溫暖問候不再,「快去打掃啦!」的吆喝也聽不見了,有時熱情招呼換來的只有冷冷一瞥,連請教他人功課都成為一個難題。久而久之,我放棄了與他們建立關係,好像不管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攻破我們之間那道無形的牆。我痛苦掙扎著,一方面著急,如果不和他們拉近距離,往後兩年該怎麼過?令一方面又想投奔昔日好友熟悉的懷抱中,再次感受被接納的溫暖。但當熾熱的心一次次被寒冰般的利刃刺穿以後,我不禁感到心灰意冷。我乏了,也睏了,已經沒有動力發起下一波的嘗試,我所做的一切,現在看來都只讓自己顯得更加狼狽。何必呢?

於是我幾乎每天午餐時間都會到高中教室報到,其實也可以算是一種對現實的逃避,並發自內心地覺得這才是我的歸屬。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不願承認,我發覺我也慢慢和高中部的生活脫節了,沒得討論的功課、同學、老師都成為了一種阻礙,令我時常陷入無可應對的窘境,只能尷尬的一笑帶過。但這些話究竟能對誰訴說?有誰願意聆聽,又有誰能理解?每當有老師問起轉部後的生活,我總是微笑的說,蠻不錯的啊!嘴上笑著,心裡卻淌著淚,反正說出事實也是徒勞,我還能如何幫自己辯護?我也知道國際部同學在背後對我的批評:既然已經來到這個班,為什麼還要一直跑回去找以前的同學?朋友啊,其實你們的想法我都知道,只是失望了太多次,我也沒了努力的動機。另外,我想我是個戀舊的人吧,對於過去的情誼是無法就如此撒手不管的,種種耳語,就讓我一個人承受吧,因為連我都不清楚自己在校園中的定位了。我不同,而且我不屬於任何地方,真所謂心無所屬,不完不全。

在這種情形下,我開始運用文字抒發鬱悶的情緒,在這個過程中,我漸漸看到以前不曾注意過的自己:那個自卑,但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而帶點自傲成分的我;那個容易因為同學說的話而受傷,且極度不滿的我。我一直以為我是個謙虛的人,事實上我也不斷為此而努力,有好一段時間我還以為我成功使心中那個無法抗拒的念頭噤聲了,卻沒意識到在順遂環境下逐漸萌芽茁壯的自我,已經不容他人隨意碰觸了。是不是因為放不下過度膨脹的自我意識,才無法享受,甚至感受現在同學給我的小小關懷?無意間看見的盡是差強人意的地方。每天每天,這些有意無意間被放大的不完美,和著刺鼻的白板筆墨水味一起侵蝕著我的感官。剛去到國際部時,常常聽到許多不滿的抱怨,當時的我心想,一學期既然都花了大把鈔票,為什麼還要如此挑三揀四,但回過頭來看,現在的我何嘗不是跟他們一樣呢?

或許每個人或多或少都需要一點自傲的成分在血液裡頭吧,才能在這紛紛擾擾的世界中爭到一席之地,最終目的只在於餵養飢渴的,永不滿足的,那有裂痕的靈魂。我們一直把更高的成就,更遠大的志向一股腦地往裡塞,不但沒有飽足感,還將胃口愈撐愈大,可惜我們無法幫心靈做胃繞道手術,也就無從治癒了。

可能我們需要的只是看清自己的本質,並適時的對他人作出回應,嘗試著感恩珍惜現有的一切。雖然摩擦難以避免,但我在此過程中更進一步的了解自己,也明白並不是別人對我多不好,而是我全身長滿了刺,劍拔弩張的向每個人咆哮,到最後卻弄得自己遍體鱗傷,先入為主的想法也成為我和同學關係的絆腳石。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清楚自己在校園中的定位,但自從我看清並承認自己內心的不完全後,這變得好像不那麼重要了。拋開這些,我學著以用更開放的心胸重新面對同儕與校園生活,進而在他們身上發現了以前從沒注意過的優點,其實不管在哪個環境,懂得調整自己的心境,才是至關重大的。

現在的我雖然依舊跟大家不一樣,還是一半高中部一半國際部,但我體悟到不能永遠耽溺在過去的回憶中,生活終究必須前進,而過去的就讓它留在過去吧,那些人,那些事,他們決不會就此被遺忘,反而都將成為滋養我的養分,成為往後每一次面對挫折的力量。

隨著傾瀉而下的一方陽光,最後一滴雨落進小水窪中,在泛著霧氣與一抹淡淡彩虹的水面上,激起陣陣漣漪。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綜高散文組 佳作 作品

江皓月

國際1101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