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原來,我們正值最好的青春】

我走在繁華喧鬧的城市,淹沒在陌生的人群。

我可能真的病了。

在歡樂的派對裡迷失?分不清楚現實或幻想了吧!學會欣賞城市撩眼的霓虹,習慣不由自主地俯瞰著那熟悉卻又陌生的一切…。睜睜地望著歡鬧的人群,吵雜的走廊上其實只有我自己吧。在約定好一起奔跑後失約的我,在做什麼呢?說好一起旅行的那天我遲到了,其實是可以趕上的,只是那不停閃爍旋轉的警示燈把我吞沒,那一刻我害怕了,像怕被看穿一樣,「你原本不是這樣的」、「想想自己到底哪裡錯了」、「到底怎麼了」瞬間往日超載的話語堆滿了我喉頭,和著刺眼的紅光,在模糊間我看見了你們,拉著行李焦急地看著手機議論著還遲遲未到的我。我站在原地,淺淺地泛起了酸澀的笑容,「原來,還記得我呢!」其實我早已看穿了自己的偽裝,可卻出乎意料的冷靜。知道嗎?我一直都很冷靜,冷靜的,看著自己沉淪…。

對不起,我終究沒來得及和你們一起走。

曾經也曾花團錦簇,陽光正好。 (列車開始啟動了,我站在月台上,看著車窗倒印出來的臉龐,車速愈來愈快,很快的把清晰都打成了泡影。我突然不太確定這班車的目的地…。)

那年,我遇見了你們。我還記得,稚嫩的我們還不懂快樂是甚麼?憂愁又是什麼的日子,每個日子天氣都是那樣的明媚。我們知道花總會綻放,在不知不覺的星夜裡,所以從不擔心它;我們享受每道穿過髮絲,掀起白裙的涼風,待它拂過酒窩,釀成夏日最迷醉的清爽。我們在操場上打鬧喧囂,在走廊上討論那個粉紅的青澀泡泡,我們用考卷塞滿了廢紙簍,然後繼續笑的沒心沒肺的看小說。在這樣好的年紀,遇到那樣好的你,我們在一起不壞也不好,就是一種剛剛好,剛剛好的緣分,剛剛好的適合,剛剛好的我們。那時的我們還不明白歲月的無情,也不了解歲月的兇殘,我們只相信在花草間輕舞的蝴蝶,和在教室外歌唱的蟬。

可是時光終究沒有放過我們,硬生生地打斷了一切的美好,於是我們流離失所,四散他方。我顫抖地攤開燙手的成績單,辣眼的成績刺得我幾乎睜不開雙眼。「你還好嗎?名次怎麼樣了?」「親愛的,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下去了。」後來你們有的去學了畫畫,有的去專研英文,甚至有的還進了資優班。而我的成績終究沒能過線,只能走一條孤獨的路。

那時我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的所有事情都可能被改變。譬如說那染了一片黑的天,或沾了一身灰的我。

幽深的黑暗吞噬著我,而我無力抵抗。
(我背起包包離開車站,外頭的天氣陰沉沉的,灰矇矇的一片,死死地壓得我喘不過氣)

老實說,很羨慕吧!表面光鮮亮麗的我。可是羨慕什麼呢?那些閃亮的經歷?還是那其實也沒有多厲害的文筆?可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生活打碎了我所有的驕傲。我搞砸了愈來愈多事,忘記了愈來愈多人。我再也靜不下來看喜歡的書,卻也打不起精神鬧騰奔放。我漸漸被淹沒在洶湧的人群,卻也無力抵抗。

我用一個個夜晚強迫自己低落憂鬱,那種為賦新辭強說愁的黯然神傷,他們怎麼會明白呢?他們不會明白那一篇又一篇的文字是多麼殘忍又刻苦,一夜夜的無眠,一刀刀的支解,赤裸的攤著自己的心,渴望那一點點的共鳴、了解。「既然這樣辛苦為什麼還這麼努力?」我何嘗沒想過放棄?只是我真的沒辦法,我太需要那些掌聲來證明我的存在;也太依賴用那些讚揚乞求的一點目光。上天和我開了一個玩笑,在這人生中的一小片段裡,跌跌撞撞,支離破碎。如今我望著鏡子的另一邊,難過嗎?怎麼會呢?其實我正悲傷的快樂著呢!我終於明白,我搞丟的不是別的,我搞丟的,是我自己。可惜始終沒有人真正明白,那種失而復得的心情。

我正值青春,可我卻覺得我正失去青春
(我隨便上了一台進站的公車,我不知道接下來我又會到哪裡。事情好像在錯過你們以後都顯得那麼蒼白單薄……)

有天我乘著夜晚的長途巴士,四周靜悄悄地,只剩有時因車子顛簸而窸窣的晃動。車內只有稀稀落落的乘客,大多都依著窗淺淺的睡著了,而我戴著耳機,沒有睡意,靜靜靠著椅背看向窗外。城市裡繁華無限,車子駛過的每個光亮就如同稍縱即逝的絢麗,一種煙花般短短一瞬的美。然後我想到了我們,在這有限青春裡的我們。其實你們一直都明白的,表面看似堅強的我是多麼的不勇敢。我害怕那稍縱即逝的煙火,我害怕時間的流逝會帶走你的笑意,我害怕光陰的無情會讓我先離開那讓我最捨不得的你。你也會害怕嗎?如果我們注定只能相伴在人生的這一刻。如果我們注定得放開那彼此緊握的手。如果我們注定要在下一個路口相互告別。如果我們注定會走散,在這茫茫的人海。  猖狂的歲月與我們擦肩在太喧鬧的草原。而我持續奔跑,毫不知情。橘陽下的青春,最美也最致命,那昏紅慵懶的光線悄悄把你溶進那虛實迷幻的風景,夕陽的餘暉為你披上一層厚厚的柔紗,你開始模糊……。我開始不確定,眼前那依舊奔跑的,是否還是你?也許這就是我們注定的結局,我們勢必得學會的那堂課叫「別離」。我們是多麼小心翼翼地守護著這一切關於青春的美麗,我們都明白,必定會迎來道別的一天,而我們只祈禱,真的到那一刻時……我們都能笑著道別,不流淚。

原來離別不可怕,可怕的是想念太濃,而時光甚長。

不要為我哭泣,雖然我是這雲彩間最悲傷的遺憾,但請成全最後的我,成為這世上最美的輕嘆……。
(我在車上睡睡醒醒,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有你,有我,卻又好像缺少了什麼?四周一片亂糟糟的,那一刻,我突然有點害怕)

如果時間注定不為我停留,你會記得我嗎?在餘暉下徬徨的我、在課堂上沉思的我、總是喜歡自己生悶氣的我,始終安靜的參與著你們年少青春的我。請記得留下我寫給你的那些明信片,請相信那上面我所說的一切,因為那一封封都是曾經我對你的思念。我希望那些美好的曾經,可以代替可能缺席的我,陪你到以後……。你說,如果我真的先走了,誰還會記得我呢?是那個每天早晨和我道早安的巷口婆婆?還是永遠那麼有活力的公車司機?他們會發現嗎?會發現少了一個背著大後背包的女孩嗎?還是車站便利商店裡的年輕店員,會發現少了一個老是東張西望遲遲下不了決定的女中學生消失了嗎?他們會記得我嗎?總穿梭在平凡瑣碎的日常間,看似透明卻又生生不息的我,他們會記得嗎?

走過了寒冷的冬季,就會迎來春天的花開嗎…
(我終於醒來,公車已經到站了。剩下的乘客熙熙攘攘地下車,「有沒有坐過站的?下一班回車站的五分鐘後開啊!)

自己一個人走過那匆匆的繁華,自己獨自坐在咖啡館的一個冷天,縱使我閉著眼,看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靜靜感受那所謂的蒼涼…。剩下的餐點也吃不下了,只好打包起來,推開大門,迎面而來的是那離開的冬季留下來的一點點尾巴,那天的風還是有點澀,不經意地抬起頭,樹上那剛冒出的新芽背後,透出溫煦的初春暖陽!心中無來由的泛起一絲感動。原來還是存在的,在寒風中依然存在的暖陽,在低落下依舊泛起的悸動。我也曾是個無憂的女孩,擁有提著花裙子在街上跳躍旋轉的純真,因為一隻蝴蝶就能唱起歌來的快樂……。

原來我還記得,當初那份微小的幸福。

我們轉了一圈又一圈,虛有幻無,似到了永遠,可當我輕抬眼睫,我們終究回到原點,幸好,我還來的及,好好看看你的臉
(原來我們都正值青春)

青春就是一趟迷茫的旅行,而我們都是宇宙間不小心失重的小行星。年少的孤寂可能使我們暫時失去光芒,可親愛的別擔心,待度過了那種種深幽寒冷的困境後,我們仍舊是一顆顆閃耀的行星,那時的我們,依舊可以手牽著手,迎向那在未來必定綻放的光明。

「我會一直等你,等你重新擁著你的驕傲,依舊堅持著的和我一起前行」後來時光和歲月改變了你  成了那更好的人。而我正拚命擠著歲月的末班車。我知道自己是會發亮的星,只是因為貪玩而忘了去飛,而在前頭的你一定要飛得更高更好,到時我們一定能再次滿身光彩,在車站相遇。

那時的我們,一定也正值最好的青春了吧!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綜高散文組 第二名 作品


葉涵玉

綜三 2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