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北極星】

對於一個人來說,星星是甚麼樣的存在?是希望,抑或是聖潔?人們總愛在文章中歌頌著星星的美好,然而,我實在不懂世人為何要以星星來比喻潔淨的雙瞳,如此純潔無瑕的眸,卻要與冷酷虛情的星星相襯托。究竟是我不懂星星?還是我不懂世人?還是—所謂的純潔無瑕,只是在片面之下的假象?

夜,總是以孤寂作為開場,當黑肆無忌憚的攀上光明曾存的每一隅,序幕揭開。像是頑強不屈服那般,總有些許光芒在掙扎中跳脫出壓抑的黑,也就是凡人所謂的星星。繁星點點,點綴著天,點綴了這片寂寥,這也是為甚麼世人愛以星為喻吧!有種突破現實的振奮,以及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滄桑。

然而,相較於天堂的悠閒自在,每顆星星都有自己的「責任」,而這份責任則因「星」而異:占卜、星象、指標……都是依照每顆星的特性、來歷安排的。責任,對我們星星一族來說,如同聖旨不可輕視,就像紀律不可違背,亙古不變的法則一直約束著我們,但也從沒有哪顆星提出過質疑。

我,是一顆星星,在黝黑的夜中,一個毫不起眼的存在。並非是我的不自信,只是以一個微薄之姿來對比浩瀚蒼穹,恐怕有點以卵擊石。然而,我的樂觀總能帶領我跳脫天空的框架,逃離生活的束縛,如同月亮—黑夜中的朦朧光芒,少了太陽的炙熱,沒有甚麼出彩的外型,卻有種安定人心的力量。

朋友們都說我像月亮,而我也自豪著。

可是,月,終究不是一個耀眼的存在,在歲月的推移之中,我開始希冀能擺脫擔在肩上的責任,開始追求綻放自我的機會,開始有了深入骨子裡的不滿。可身為一顆星星,最重要的,就是在黑夜中當個靜默的陪襯者,往往受到他人排斥的異樣眼光,甚至是嘲諷的齟齬,我毫不掩飾的懦弱便蔓延全身,為合群而委屈求全的我,偽裝了本性,當有任何情緒迸發之際,便有一道聲音會隨即制止。積習已久,彷彿這就是常理,「藏起來,否則就會受大家厭棄。」耳畔迴盪的,再也不是樂觀的鼓勵,而是告誡與警惕。冷靜沉著的外表從此探不了虛實,哪怕面具下熾熱的心有多麼渴望自由……。

直到那一天,我遇見了你。

我永遠記得,那天的陰雨綿綿。厚厚的雲層,掩蓋了星星們昏暗的光芒。你站在黑夜的那頭,我佇立在雲層的這端,相視而笑的默契織就了一切的不平凡。也是在那天,我悄悄記下了你的名字。

「嘿!那個…你…叫甚麼名字?」

「北極星。」瞅見我呆愣的傻樣,他輕笑:「你呢?」

「我…我叫…」隨即而來的窘迫沖散了記憶,我也淡忘了後來的談天內容,只知道那天的雲層後方,有道美麗的旋律在彼此之間盤旋著,似有若無的情感在那刻隨著眼耳口鼻湯湯流出。

北極星。真好聽的名字。

翻遍字典,尋遍世界的每一隅,都無法覓得可以形容你的笑的詩句。瞇成月牙灣的眼眸,總在我最羞赧的時刻,噙著一絲笑意,融在目光中的繾綣情意像化不開的糖般,嘴角上揚的弧度,總能勾著我的視線。我的心,如同蟄伏在一旁的獸,靜待你咧嘴一笑的剎那,用我奔放的熱情,與你一起醉倒在星光熠熠的夜幕下。

你說,你是人們迷途時指引方向的燈塔,外冷內熱的表殼下,卻有點童心未泯,雖然你口中常常咀嚼著道理,但我卻能聽出你字裡行間滲出的絲絲童稚,旁人眼中的成熟也只是歲月的洗禮下的副產品。與你的相處過程中,我也不知不覺地,開始天馬行空地勾勒出你軀殼底下所擁有的,別人所看不到的那無憂無慮的笑顏。

那時候,你說,我像太陽,你的太陽。
在你身邊,我能肆意展露自我,在其他星星面前所掩飾的豪情也能在你面前一傾而下的釋放,含蓄內斂的偽裝,也被我屏除在外。你的陪伴和呵護,無形之中成為我們情感的橋樑,更是我自信的催化劑。同時,為數不多的相處,使我更加堅定我的信念—也許星與星之間,本該如此,少一點虛情假意,多一點真誠。

然而,再怎麼明媚的光,也終將黯淡。燃燒殆盡的餘灰,塗抹在慘澹的面容,更顯蒼白。但我,依舊在尋覓復燃的可能。

我以為約定了明天,就代表了以後;我以為彼此間的默契是無堅不摧的,但這份信仰卻敗給了時間。「很多時候我們所謂的信仰,都是輸給了『我以為』。」你最終還是屈服了,那責任的枷鎖,一天一天的不堪負荷。

「就不能任性一次嗎?為甚麼不能自己決定自己想要甚麼?」
「對不起…可是這是我的責任。」

逃避不了現實,你我就猶如困獸之鬥那般的無奈,放開束縛的自由依舊會回到肩上,瀟灑一回的青春終究會煙花落盡。北極星,你的名字,在無形中彷彿又在提醒著甚麼,是否一切美麗的遺憾,都源自這個名字?
我從不怪你的離開,只恨現實的殘酷降下了些許的無奈在青春的美好之上。總有種無奈,叫長大。

習慣了每個有你的日子,如今望著身旁的的空位,恍若空氣中還殘留你帶點馨香的氣息。對著那輪明月,我啃食著對你的想念,咀嚼著你說過的一字一句,貪戀著月光輕柔的撫觸,就好像你還在一樣。失去你,我開始築起了城牆,一磚一瓦,我用忿忿砌成面具,我在那些不知所措的時間裡,逐一找回了偽裝,變回了能被其他星星所接受的,那個我。我用失去的痛苦所生成的羽翼防衛了自己,蓋了一座別人穿不透的城牆。我準備好了一切,卻始終沒有那個勇氣去摧毀那道橋樑。

現在,他們說,我像星星。而他們滿意了。

昔日的幼稚如今也沾染些許黑暗的氣息,如同夜空中那些忽明忽暗的眼睛,我終於又回到了歸宿。我曾嚮往的自由早已淡化在記憶,我曾羨慕的率性早已遺失在旅途。披著微笑的面皮,漠然的傲視這個世界,逐漸融入大眾的我,逐漸迷失了最原始的自我。也許,就只在雲層遮蔽視線的時候,我才會重拾那年的記憶,重拾那年的深刻,憶起我的天真爛漫,懷念當時的無所顧忌,想起你。

「你在黑夜的那頭,過得如何?你說,你是人們迷途時指引方向的燈塔,那麼屬於你的燈塔又在哪?」

風呼嘯而過,雨勢驟大,空氣中瀰漫著悲戚的哀傷,不知經歷了多少個「濕」意的夜晚,不知打下的雨滴究竟是痛悟或辛酸,星與星之間到底又有多少鴻溝無法跨越?而「責任」與「情感」的抉擇是否需要痛徹心扉的一段故事才能評斷?

依舊是那浩瀚的星空,踏著步伐,我仍在黑夜中尋找著,尋找著那麼一顆星,燦爛地閃耀著光芒……。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高中散文組 佳作 作品


 

陳星蓓

高二 2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