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藍月】

初識藍月,是你帶著我;再別藍月,你已不在我身邊。

猶記初見「藍月」一詞,內心曾蹦出一絲好奇,猜想著為何它是以微憂鬱的藍色命名,而非其他顏色,而你,對天文科學有興趣的你,向我發出了一月三十一日在學校大操場賞藍月的邀約,一口答應的我,想的從來不是那直射斜射的原理,你不知道,迴盪我腦海中的,一直是如何在那藍月之下刻畫一首雋永予你,如何用那幾十年一見的藍月,記錄我們那還能浪擲的青春。

那一夜,沒有四處串門子的星,多的是忙著湊熱鬧的冷風細雨,無法逃脫逐漸孤獨的黑夜,就像不能阻止白晝的到來,夜,太靜了,朦朧的月色像銀紗織出的霧一般,瀰漫在跑道上、樹梢上、人的臉上,冷風打了個哆嗦,指尖流竄的蠢蠢欲動,拂過你頰面,帶走正碎嘴的雨珠,模糊的影子,被漸漸西落的月愈拉愈長,交錯的思緒也隨之無限延伸。

提筆拂過,那藍黑色墨水,映著寂寥的圓月,而那東風帶來的漣漪,是你和我僅存的連結,發下你遺我的書法尖,一潑,致那不再皎潔的皓月,二潑,敬我們那雜而無所從的未來,在帶雨的冷風中,打一把小傘,偷咬一片月光,輕許過去的不堪都能一筆勾銷,你從沒讀懂我予你的詩句,跌碎在字裡行間的喘息聲,你聽不見,於你,那只不過是張字條罷了,於我,那是全部的寄託,想藉著月光,灑滿你的夜空,只是,你仍選擇不讀懂,李冶的明月夜留別中「別後相思人似月,雲間水上到層城」,我無緣作你夜裡最飽滿的月光,可你終成了每晚在我頂上遊蕩的、一派孤寂卻浩瀚的盼望。

回想,那天低垂的夜幕,是最柔而韌的畫布,上頭有潑墨拌著雨水的暈染,也同時有著風颳過所留下的鮮明線條,淡藍的月光,下肚時更具詩意,即便你已不再伴隨左右,當再度回味那藍月、那藍夜時,彷彿又見唐代詩人,手捧一壺濁酒,正探尋屬於自己的一片月光,如我踏在風拂欲斷的蜘蛛絲上,覓尋著容身之處一般。在那之後,藍月將長久的被遺忘,卻也不全然,要再幾個十年,才能再見那微加朦朧、散著淡藍的清幽?又有多少人,在這幾個十年裡仍天天念念著這平凡不平凡的藍月?只剩我,和那些學術性的科普閲測吧!

幾十年一見的藍月,將人聲鼎沸了起來,從古至今,明月一直是詩人最浪漫的寄託,迷茫之際,那皎潔白月是否也曾有過那麼一絲淡藍?雙眼朦朧之時,又有誰在乎那天之異象?科學家說,那是星體運行角度和反射所造成的陰影錯視,而我說,那是摻著濁酒潑向夜空、一甕錯釀卻甘醇的墨。

短短的,月亮依舊東升西落的夜晚,短短的,一個你與藍月共同演出的夜晚,斑駁的妝容,是放肆的淚雨交織,待眼淚落盡,情緒冷靜,天還是亮了,你還是,走了,留下一抹令人費解的微笑,我猜不到,就讓藍月替我記得那答案,願多年走過,歲月流過,同一片月光下的我們,會記得。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第四名 作品


 

鄭詠心

國中部三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