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清聽】

漫步在日治時期的軌道上,回想著當時運送檜木的繁鬧景況,我獨自一人,在這曾經忙碌熱鬧的古道上,踏上一條又一條早己被青苔覆蓋的鐵道上。

傾聽山林的寧靜,這一片山林自古以來的安詳。

也許非「自古以來」,日本人開採時的喧鬧,早己在這曲子中,置入了休止符,經過這段休止後,太平山的樹、花兒、小草仍延續自然的旋律,在大地上演奏。

我傾聽著,那露珠落在鐵道上,發出答答的甘甜、純淨之聲;我傾聽著,小草從土裡萌芽,伸枝展葉的生命旋律;我傾聽著,那在山林中,總有的一個聲音,幽幽的、細細的,似飄渺又似真切的在耳邊呼喚,清清地、清清地……。

在鐵道的彎處,我巧遇了一隻帝雉,他從容不迫的踏在鐵道上,一步一步。我,低下身子,跟著帝雉緩慢地一步一步,沿著鐵道向上走,我、帝雉一同傾聽,這條歷史的長廊。每向前一步,就彷彿見到那日本伐木工人將檜木運下山的身影,一步一步推著小推車下山,而耳邊也響起了工頭大聲呼喊為大家打氣的聲音。每一幕都歷歷如繪,清楚地呈現在眼前。看似平靜的古道,與一旁湍急的溪流,何者才是真正的寧靜呢?

此時,帝雉早己坐在鐵道旁悄悄地睡著了,我也閉上眼睛,聽著潺潺的溪流聲,和帝雉一起傾聽,清清地、清清地……。

正是東北季風吹送的時節,迎面而來的是呼嘯的東北風,那種寒冷刺骨得難以言喻,此刻我只知道我正在朝山上走,其餘的感受都被風冰封了。我坐在鐵道上休息片刻,望向對面山上一片白白濛濛,「是雪嗎?」我好奇地問,仔細一瞧,原來是芒花遍布了整座山頭,大平山換上了一件雪白色的芒花大衣。

那些芒花是堅韌的,在風中搖曳,而且是在冷得凍人的寒風中,他們仍堅強地站在那裡,為整座太平山保暖。我只是位恰好走入山林的客人,有什麼資格喊冷呢?這是芒花回應大地最真摯的情意,是芒花最令我感動的聲音,清清地,清清地…….在林中令我動容。

我尋著那緩慢、蜿蜓而上的古道,一步一步,傾聽著,那清清地,清清地……。

♦原作為107明道文學獎 國中散文組 佳作 作品


 

陳品翰

國中部二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