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明道文學獎得獎作品【深處記憶】

房間離我很近,或者說其實我們沒有距離。總之就是種緣份吧。在出生之前他就獨自守著冷清空房,等著我的降臨,並賦予最適合它的布置。因為知道他在等我去填補它空白的記憶,所以,我來了。一開始它空無一物,斑駁泥牆讓空氣凝結至最寧靜,為了等待某人而腐朽的木地板,像極了找不到家而四處漂泊的漂流木。然而它似乎感應到我即將到來,而我也正想好好為他打扮一番,所以它翻新了自己。有了均勻且不像有老人斑的潔淨白牆,有了百年紅檜木香氣的木地板,至於擺設,當然選了最配得上它的。十七年來,這房間的形體被不理舉它的人無求忽略,幸好有些東西是任誰也不能改變的,像是窗戶裂縫中的微光,那暖心的溫度覆上的一刻,每個角落都被暖的幸福;例如在屋中最為孤獨的時刻,兩三隻野貓變現聲相互追逐,自大的無視了全世界給與他們的目光。這個空間,是世界上和我最親也最理解我的,我們心靈相通。

 

在白牆上靠著、在床腳邊坐下,這慵懶而溫暖的午後,我的心裡默念著一句話「好想念與他最初的相遇。」悠然躺下,闔上眼,似睡非睡至日落。睜眼,神情迷茫,毫無動機地坐到窗前微光填 滿漆黑在漸漸浮起月光,這時心裡才有點明白,原來我一直沒有將他從我心裡搬出去。曾有無數次,在這裡待的太久,他就來找我。總提著大帶小帶,要我學會好好照顧自己。那時只要注視著彼此,即使不出任何聲音也覺得幸福。好幾次從陽台俯瞰他的身影,並不是那麼高大,而他也會抬頭仰望正在凝視著他的我,視線有如雷射光一樣深深次進心中也映入眼簾,再也無法 忘記。只要能和彼此相遇,就會感受到如同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找到生命泉源一樣的存在。那次獨自在房裡發著呆、想的出神,毫無動機,像極一座空城。回過神,聽見他急促的呼喊與敲門聲,我感覺的到他的無助與迫切。我不知道他敲了多久還要繼續敲,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動身去應門,但我知道這絕對不是單純的迴避。這也許是假裝成熟了的少女的顧慮或恐懼,但這其實留下了無限的懊悔,且絲毫沒有幫助。我真想告誡全天下的女孩,千萬別自私地擅自覺得自己長 大且做了不必要的決定,而恐懼更是不需要。我想我已經懂了可也已經來不及了。

這些心情,這些遭遇,一切都太真實。也許我們都認為這只是電視劇才會出現的狗血劇情,這多少都顛覆了我對這世界的想像,也使我不再相信這世界存在著任何奇蹟。這是個複雜的問題,且不想去正視它罷了。隨著記憶逐日沖淡,我開始相信,至少有一點我還堅信著:就是我愛他,我們花光所有青春來經營一切,並不就是命運所盼望的結局。曾經崩潰地向祂詢問祂想要的到底是什麼。他生前並沒有留下過甚麼雋永的哲言,或要我銘記任何事,只是在這之後,他無辜的命運, 堅忍的意志和永不熄滅的愛,隨著光陰在這無情的世間竄流,在我心中卻是愈加鮮明動人。

 

 

有一年,十二月的風又讓溫柔的雪到處狂歡,我在房間看書,聽見窗外鵲兒們多嘴的聲音,彷彿在嘲笑著在那之後我還是用盡心思才能瞞著世界且不留痕跡的想念他,閉上眼,把房外一切聲響 都隔絕。多年來這是我頭一切意識到,這房間不單單只有我存在過,有過我的地方也都有他的痕跡。

有誰好好理解過這個世界,這世界有太多的不明所以。你可以埋怨上帝為何要把苦難一再施加給 人間,也許你可以為消滅各種苦難而奮鬥,並為此感到驕傲,但你只要再多想一些你就會沉淪在 無限迷茫中。如果世上沒有不幸,那幸運怎會讓人滿足?要是沒有病痛先例,那怎麼讓後人健康的長久?要是沒有失去,誰又會去珍惜美好回憶的片刻?甚至是遺忘。我常想著,要是時間能倒轉, 將所有後悔的事物都重新選擇,也許再也沒有悔恨,將不幸從自己身上轉移給別人,如果真的是 這樣,這世界恐怕是會夜以繼日的戰爭了,一個能讓時間倒轉的世界真的能讓能再也不後悔?也許我們都無法阻擋命運的安排,看來時間勢必要匆匆流逝,沒有人可以妨礙它,看來我又輸給命運了。這一切,都是我在那沒有被汙染過而潔淨的房中墜入最深的宇宙中悟出的悲哀。

我常以為是時間成全了考驗。我常以為是愛情戰勝了一切。我常以為是感情讓人變得更加堅強。有些事我沒說,房間,你別以為我忘了,我甚麼也沒忘,但有些事只適合藏著,不能提起,也不願想起,卻又無法從腦中消除。他們是人間與陰間,兩者相互抵觸著。因為痛苦絕望,所以它一直待在心中的墓,像是已逝的愛人,卻深深烙在心上,怎麼甩也甩不開,狠狠的纏住你。如今我躺在床上環顧房裡的所有,常常有一種他還在我身邊的感覺。有天起身看往陽台下的石板 路,那個幾年前還有人提著大袋小袋經過的路,旁邊的花園甚至孤寂到被雜草淹沒也沒有人願意 去拯救。那天我下了樓,想好好地看看沒有他的石板路是如何撐過如此悲戚的幾年。在更早之前我曾發現他在園裡埋下的記憶,那時的我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總與悲愴交織著,那不是三言兩語能形容的。現在想想,他能在我心中繼續活著,而我也活在過去,但同時更活在 現在,甚至是未來。說想讓時間倒轉,但也可能不想,我不知道。沒有人可以成功逃脫命運的控管,如果注定要被拆 散,不管是你是我,都會被無條件回收。

但月亮與星星卻同時存在,它們讓星空換上一身華麗絢爛的禮服,照亮那些只願活在夜裡的人, 不斷閃爍著,只願有天有人能笑著適應比它們更加閃爍的世界,那一天,在某處,勢必會有個洋 溢著幸福笑容的女孩,牽著他的手。

當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嗎?

慾望使我們相愛的理由成為永恆。這慾望有一個怎樣的故事,大可忽略不計。

♦原作為106明道文學獎 綜高散文組 第二名 作品


 

吳岱錡

高職廣告科二年級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編輯推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